CCTV7专题片解说词:《田银忠演绎千凤银经典》

2019-06-13 09:21 周紫薇 科技探索网

1.jpg

银饰工艺家田银忠

2.jpg

银瓶

3.jpg

银鼎

4.jpg

接受央视记者采访

当代商报社(记者 符云亮) 有人说,要读民族那一本本缠万个谜的史诗,那一串串凄美动人的故事,那一件件巧夺天工的妙品,那一幕幕浓烈的民族风情,那一箱箱积淀深厚的民族文化经典,得从田银忠的千凤银出发。千凤银,这只经千锤百炼重生的“凤凰”,注定一颦一笑在传承经典中演绎新时代的经典。

田银忠是千凤银第九代掌门人,也是被国家授予“中国银器工艺大师”之一。据《大理风物志》记载,云南大理白族自治州鹤庆县辛屯镇妙登村,从唐代南诏国时期就有人从事金、银、铜加工,至今己有1200多年的历史。民国初期,当地最有名的要属千凤银作坊,其产品远销南亚和西欧等国。后因战争家道中落,杨逢金把千凤银工艺传给女婿田灿宣,从此千凤银工艺正式传入田氏家族。

汉代刘桢《凤凰诗》中赞曰:“岂不常辛苦,羞与雀同群”。王勃赞道:“凤鸣千仞,鹏搏万里。”虽然承袭了祖传的手艺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是历任千凤银掌门人永恒不变的追求。一把锤子追日月,田银忠先后辗转西藏、甘肃、青海、新疆、贵州、广西等地从事银饰工事,正是这兜兜转转的路程中使银饰工艺日臻完美。

一朵花酝千桶蜜,一滴水游万条鱼,一片绿叶染林海,一件银饰说世纪。田银忠不仅被湘西美丽景色迷住了,还被湘西苗族银饰深深吸引了。

精华在笔端,咫尺匠心难。苗族银饰丰富多彩,天成一韵,就像一首用白银写就的美丽诗篇,那么纯净,那么隽永,那么令人回味无穷,百读不厌。

任何一种民族文化或地域文化,无不与其渊远的历史相承袭。苗族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民族,经历过5次大规模迁徙。银是古时候通用的货币,为了迁徙时方便携带,苗族人把银制作成各种银饰,穿在身上,同时也将苗族的文化、历史烙印在这些银饰上。古苗族人并不知道,现在科学已证明白银具有消毒功能,他们只是认为白银可以驱邪消灾祈福,由此苗族人和银饰结下了深厚的感情。对于苗族人来说,银饰既是财富,也是史书。然而,白族一直属于云南土著民族中的贵族,没有经历大规模的民族迁徙和战争动荡,经济持续富庶,因此在其纹样中找不到富含沉重历史意义的题材,而以植物、花鸟、鱼虫为主。其装饰纹样总体倾向于自然轻松的风格,充满宁静平和。古远的历史和灿烂的文明从山风水流中扑面而来,让人无拘无束地完成一次心灵的涅槃。

苗族银饰为田银忠创作思路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在和当地老艺人的学习和切磋中,他的各种创意如泉涌现出来。进当今社会的银饰决不单纯表现为某个民族专有的艺术形态,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合体。为了让传统手工艺开发出适应市场需求的产品,田银忠创作了纯银的名胜风景、财神菩萨工艺品原,又开发出纯银保健杯、碗、筷、锅、茶壶、茶具、酒皿、茶叶盒等生活用品,之后,他又开发了纯银挂件工艺品,都获得了非常好的市场反响。

传统手工受到机器化充击,并不是只有一家的困惑,毕竟要应对市场竞争就需要规模化生产。然而,这样又和传统工艺精髓背道而驰。面对丰利与艺术,田忠银选择后者。

手工做出镯子比起机器压出来的镯子,一只跟一只不一样。机器压出来的都是青一色的,没有那种我们说的神在里面,所以我们做手工的活都用心地做,而是把心灵的那些都雕在那里面,正是这无数次的敲制,赋予着每一件手工艺品独一无二的灵魂与感动。

《左传》所载:“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再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是的,无论身在何处,从千凤银坊传承数百年的承诺不会改变,手艺人靠手艺行走于世间,而手艺所凭借的永远都是诚与信。

话绕银饰梦更长,田银忠徜徉在张家界曼妙的山水间,久久不愿归去。因为他在努力发扬银器手工艺的优良传统,坚持立足国际旅游城市——张家界,为人类美与健康事业演绎世界顶级的“千凤银”,全力开启银养生新时代。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