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千年后才安全,他们却为何搬到切尔诺贝利附近

2018-11-06 10:59 check 网络整理
(原标题:The people who moved to Chernobyl)

出品|网易科学人栏目组 小小

微信|公号ID:WYKXR163

1986年,乌克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了世界上最严重的核灾难。一项旨在测试核电站安全性的实验出了问题,引发了持续10天的辐射火灾。携带放射性粒子的云层漂浮了数千公里,在整个欧洲降下“毒雨”。切尔诺贝利附近的居民立即被疏散,受损反应堆周围被设置成方圆30公里的隔离区。

切尔诺贝利

图1:位于乌克兰北部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历史上最严重的核灾难

几乎所有人都匆忙离开了,有些人只被给予几个小时的时间来收拾他们所有的东西,其他人则被告知要在几天内离开,但却永远不被允许回来。这场核灾难在切尔诺贝利周围留下了一圈“鬼城”,但是现在,许多人选择住在隔离区边缘摇摇欲坠的房子里。其中很多人是女性,他们在七八十岁的高龄还在耕种祖先留下的土地。而在隔离区之外,还不断的有新人到来。

隔离区中安全而宁静的生活

在一个温暖的夏日夜晚,玛丽安·科瓦伦科(Maryna Kovalenko)和两个十几岁的女儿在后院踢足球。伊琳娜(Iryna)和奥莱娜(Olena)欢笑着,家里的狗狗也加入抢球的行列,把受惊的小鸡们吓得四处乱飞。但在这个家庭的后墙之外,一切都是寂静无声的。

切尔诺贝利

图2:科瓦伦科与两个女儿在后院中踢足球

在位于乌克兰北部的废弃村庄Steshchyna,那里有许多爬满了植物的房子、商店和图书馆。科瓦伦科家就住在这里,她还有几个邻居,但她们几乎都已经七八十岁了。尽管这里缺乏便利设施和机会,但科瓦伦科还是在4年前带着女儿们收拾好所有的东西,穿越乌克兰数百公里来到这里——离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只有30公里的禁区。

科瓦伦科的房子急需修理。地板在腐烂,金属散热器也裂开了缝隙。在冬季气温可降至零下20摄氏度的地区,取暖是个大问题。他们有基本的生活设施,比如煤气、电和手机信号,这意味着他们可以上网。但是他们只有室外厕所,用水也是个问题。他们唯一的水源是一口被污染的井,这口井通过一条管道与房子相连。他们需要在用水之前把水煮沸。

村里条件稍好的房子可能要3500美元,但这样的房子很少见。大多数空置的房屋都是原来住户以不到几百美元的价格卖掉的,而且许多用木头建造。科瓦伦科到达这里的时候太穷了,买不起任何一栋房子。为此,管理委员会给她及家人提供了一份不同寻常的住房合约。作为获得食宿的回报,这家人负责照顾一位患老年痴呆症的老人。他两年前去世后,科瓦伦科继承了这栋房子的所有权。

切尔诺贝利

图3:Steshchyna村废弃的房屋爬满了植物

外面的院子里,伊琳娜和奥莱娜炫耀着她们“家庭”的其他成员——几只母鸡、兔子、山羊,甚至还有几只豚鼠。不上学的时候(步行5公里),这对姐妹很多时候要在花园里帮助妈妈种植蔬菜和照顾动物。这个家庭唯一的收入来源是领取国家福利——每月183美元。在他们的预算中,自己种植食物和饲养牲畜以获取牛奶和肉类是必不可少的。

科瓦伦科和女儿们逃离了东乌克兰顿巴斯地区的大型工业城镇Toshkivka。在4年的冲突之中,那里估计已经有1万人丧生,约200万人流离失所。最终,科瓦伦科决定离开那里。至少还有10个来自顿巴斯地区的家庭,他们同样长途跋涉到禁区附近的废弃村庄落脚。像科瓦伦科一样,他们中大多数人都是在老朋友或邻居的推荐下来到这里的。一位女士甚至表示,她只是在谷歌上搜索“乌克兰最便宜的居住地”,结果显示为切尔诺贝利附近。

自核灾难发生以来,科学家始终在持续监测切尔诺贝利周围土壤、树木、植物和动物的辐射水平,甚至在隔离区以外的地方也是如此。来自乌克兰农业放射学研究所(UIAR)的瓦莱丽·卡什帕罗夫博士(Valery Kashparov)说,大气中的辐射不再危险。但是在有些地方,土壤污染可能对人们的健康造成威胁。

切尔诺贝利

图4:科瓦伦科母女温馨的新家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