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发布书面声明:每天都在与大型老牌对手竞争

2020-07-29 14:22 周紫薇 科技探索网

                        亚马逊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

腾讯科技讯 7月29日,据外媒报道,美国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将于当地时间周三举行国会听证会,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在此之前发布了书面声明。他回顾了亚马逊的发展历史、成立初衷、取得的成就以及面临的挑战,并称亚马逊每天都在与大型老牌对手竞争。

以下为贝索斯声明全文:

感谢西西林主席(David Cicilline,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主席)、各位委员,我是贝索斯。26年前,我创立了亚马逊,其长期使命就是成为世界上最以客户为中心的公司。

我妈妈杰基(Jackie)17岁时就生下了我,当时她还是新墨西哥州阿尔伯克基的高中生。在1964年时,高中怀孕在阿尔伯克基并不常见,因此对她来说这种情况很难应对。当有人想把她赶出学校时,我的外祖父为她辩护。一番协商后,校长表示:“好吧,她可以留下来读完高中,但她不能参加任何课外活动,也不能有储物柜。”我的外祖父接受了这笔交易,母亲也因此完成了高中学业,尽管她不被允许和其他同学走上舞台领取毕业证。但她决心继续接受教育,参加了夜校,选择那些允许让她带着婴儿来上课的教授开办的课程。她会带着两个行李袋,一个装满课本,另一个装满尿布、瓶子和任何能让我保持兴趣和安静几分钟的东西。

我的养父叫米格尔(Miguel),他在我四岁的时候收养了我。米格尔16岁时从古巴独自来到美国,因为父母觉得他在这里会更安全。但他们以为美国很冷,所以用清洁布给他做了一件夹克,那是他们手头唯一拥有的材料。我们还留着那件夹克,它挂在我父母的餐厅里。我父亲在佛罗里达州的难民中心呆了两周,然后被调到特拉华州威尔明顿的天主教传教团。他很幸运到达那里,但即便如此,他也不会说英语,前方的路依然艰难。他确实有很大的毅力和决心,拿到了去阿尔伯克基上大学的奖学金,并在那里遇到了我妈妈。每个人都能在生活中得到不同的礼物,而我最好的礼物就是爸爸妈妈,他们始终是我和兄弟姐妹们最好的榜样。

我们从祖父母那里学到的东西与从父母那里学到的不同,从4岁到16岁之间,我有机会在外祖父母位于德克萨斯州的牧场度过暑假。我的外祖父是公务员和牧场主,他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为原子能委员会从事空间技术和导弹防御系统工作。他喜欢自力更生,而且足智多谋。当你身处偏僻的地方时,你不会总是拿起电话,在什么东西坏了的时候打电话向别人求助。你只能自己动手。小时候,我看到他自己搞定了许多看似无法解决的问题,包括修复发生故障的推土机,充当兽医等。他教会我自己解决棘手的问题。当你遇到挫折时,你会重新站起来,再试一次。你可以发明新的方法去更好地做事。十几岁的时候,我把这些教训牢记在心,并成为了一名车库发明家。我发明了用水泥填充的轮胎自动闸门,用雨伞和锡箔做太阳灶,并用烤盘做警报器等。

1994年,亚马逊的概念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建立一个拥有数百万种图书的在线书店的想法让我感到非常兴奋。当时,我在纽约市的一家投资公司工作。在告诉老板自己要离开时,他带我去中央公园散步。听我阐述了很久,他终于说:“杰夫,你知道吗,我认为这是个好主意,但对于那些还没有找到好工作的人来说,这会是个更好的主意。”他说服我在做出最后决定之前再考虑两天,但这是我用心做出的决定,绝非莽撞行事。当我80岁的时候,回想起来,我想把我一生中的遗憾减到最少。我们的遗憾大多是疏忽所致,我们没有尝试过的事情,没有走过的路,这些都是困扰我们的事情。我决定,如果我不尽最大努力,我会后悔没有尝试参与这个名叫互联网的事情,我认定它会是“下一件大事”、。

亚马逊最初的启动资金主要来自父母,他们将毕生积蓄中的很大一部分投资于完全不理解的东西。他们没有把赌注押在亚马逊或互联网书店的概念上,而是押在自己儿子的身上。我告诉他们,我认为他们有70%的可能性会失去投资,但他们还是这么做了。我花了50多次会议才从投资者那里筹集到100万美元资金,在所有这些会议过程中,我遇到的最常见问题是:“什么是互联网?”

与世界上许多国家不同,我们生活的这个伟大的国家支持创业冒险。我离开了一份收入稳定的工作,来到西雅图的车库创立了自己的初创公司,尽管当时我自己也认为这可能行不通。然而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感觉就像昨天我才自己开车把包裹送到邮局,并梦想着有一天我们也许能买得起叉车。

亚马逊的成功绝非命中注定,早期投资亚马逊需要冒很大的风险。从我们成立到2001年底,我们的业务累计亏损近30亿美元,直到当年第四季度才实现盈利。精明的分析师预测,Barnes&Noble会把我们打得落花流水,并称我们为“亚马逊.吐司”(Amazon.Toast)。

1999年,在我们开业近五年后,《巴伦周刊》刊登了一篇关于我们即将倒闭的故事《亚马逊炸弹》(Amazon.Bomb)。在互联网泡沫的顶峰时期,我们的股价达到了116美元的峰值,而泡沫破裂后,股价跌到了6美元。专家和权威人士认为我们要倒闭了。但很多聪明人愿意和我一起冒险,愿意坚持我们的信念,亚马逊才能生存下来,并最终取得成功。

这不仅仅是亚马逊创业初期的故事。除了好运和优秀的员工,我们作为一家公司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还因为我们继续承担巨大的风险。要想发明,你必须进行实验,如果你事先知道它会成功,那就不是实验。超高的回报来自对传统智慧的押注,而传统智慧通常是正确的。当我们开始的时候,许多观察家将AWS描述为一个危险的干扰。他们想知道:“卖计算能力、存储和卖书有什么关系?”没有人想要使用AWS。事实证明,世界已经准备好并渴望云计算,只是暂时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们对AWS的看法是正确的,但事实上,我们也承担了很多风险,也陷入过数十亿美元的失败。发明和冒险过程中不可避免失败,因此我们试图让亚马逊成为世界上最容易失败的地方。

自公司成立以来,我们一直努力保持“创业第一天”的心态。我的意思是,用创业第一天的精力和创业精神来做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虽然亚马逊已经是一家大公司,但我一直认为,如果我们把“创业第一天心态”作为我们DNA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样我们就可以拥有大公司的规模和能力,也可以拥有小公司的精神和核心。

在我看来,执着地关注客户是迄今为止实现和保持创业第一天活力的最好方法。这是因为顾客总是容易感到不满,即使他们说自己很开心,生意很好。即使客户还不知道,他们也想要更好的东西,不断取悦客户的欲望驱使我们不断地为他们发明新产品和服务。结果,通过专注于客户,我们在内部被驱使去改善我们的服务,增加好处和新功能,发明新产品,降低价格,加快递送时间。没有客户要求亚马逊创建Prime会员计划,但事实证明他们确实想要它。我可以给你很多这样的例子。并不是每个企业都采取顾客至上的方式,但我们做到了,这也是我们最大的优势。

赢得客户信任难,而失去客户信任却很容易。当你让客户满意时,他们就会忠于你,直到别人为他们提供更好的服务的那一刻。我们知道客户是敏锐和聪明的,我们坚信,当我们努力做正确的事情时,客户会注意到我们,通过不断地这样做,我们将赢得信任。随着时间的推移,通过把困难的事情做好,你会慢慢地赢得信任,包括按时交货、提供每日低价、做出承诺并信守承诺、做出有原则的决定,以及通过发明更方便的购物、阅读和家庭自动化方式,让客户有更多时间与家人共度时光。正如我在1997年第一次致股东信时所说的那样,我们的决策是基于我们为满足客户需求而创造的长期价值。当我们因为这些选择而受到批评时,我们会倾听并进行自我反思。当我们认为我们的批评者是正确的,我们就会改变。当我们犯错时,我们道歉。但是,当你反思,评估批评,并且仍然相信你在做正确的事情时,世界上任何力量都不应该让你动摇。

幸运的是,我们的方法是有效的。据领先的独立调查显示,80%的美国人对亚马逊总体印象良好。在“做正确的事情”方面,美国人更信任谁?根据2020年1月的一项调查,只有主治医生和军队的信任度比亚马逊更高。乔治敦大学和纽约大学的研究人员在2018年发现,在一项关于机构和品牌信任的调查中,亚马逊在所有受访者中仅次于军队。在共和党人中,我们只落后于军队和地方警察;在民主党人中,我们位居榜首,领先于政府的各个部门、大学和媒体。在《财富》2020年全球最受尊敬公司排名中,我们位居第二(苹果位居第一)。我们感谢客户注意到我们为他们所做的努力,也感谢他们用信任来回报我们。努力赢得并保持这种信任,是亚马逊“第一天创业文化”的最大推动因素。

你们大多数人所知道的亚马逊公司就是把网上订单装在棕色盒子里寄给你的公司,盒子的侧面有个笑脸。这就是我们开始的地方,到目前为止,零售业仍然是我们最大的业务,占我们总收入的80%以上。这种业务的本质是将产品提供给客户。这些业务需要靠近客户,我们不能把这些工作外包给其他人。为了履行我们对美国消费者的承诺,我们需要美国工人把产品送到美国消费者手中。当顾客在亚马逊上购物时,他们正在帮助当地社区创造就业机会。因此,亚马逊直接雇佣了100万人,其中很多是入门级员工,按小时计酬。

我们不仅在西雅图和硅谷雇佣受过高等教育的计算机科学家和工商管理硕士。我们在全国各地雇佣和培训了成千上万的员工,比如西弗吉尼亚、田纳西、堪萨斯和爱达荷等州。这些员工包括包装工、机械师和工厂经理。对许多人来说,这是他们的第一份工作。对一些人来说,这些工作是通往其他职业的垫脚石,我们很自豪能在这方面帮助他们。我们将花费7亿多美元,为超过10万名亚马逊员工提供医疗保健、交通、机器学习和云计算等领域的培训。这个项目被称为“职业选择”(Career Choice),我们为那些急需高收入领域证书或文凭的人支付95%的学费,不管这些证书或文凭是否与在亚马逊的职业相关。

我们的同事帕特里夏·索托(Patricia Soto)就是“职业选择”项目成功故事的典范。索托一直想从事医疗领域的职业,以帮助照顾他人,但由于只有高中文凭,而且面临着高等教育昂贵费用,她不确定自己能否实现这个目标。在通过职业选择获得医疗认证后,索托离开亚马逊,开始了她的新职业生涯,在萨特-古尔德医学基金会担任医疗助理。职业选择给了索托和其他许多人选择第二份职业的机会,而这份职业曾经显得如此遥不可及。

过去10年,亚马逊在美国投资了超过2700亿美元。除了我们自己的劳动力之外,亚马逊的投资还在建筑、建筑服务和酒店业等领域间接创造了近70万个就业岗位。我们的就业和投资带来了急需的工作机会,为马萨诸塞、加州和俄亥俄州的经济活动增加了数亿美元。在新冠疫情期间,我们增加了17.5万名员工,其中包括许多在经济停摆期间下岗的人。仅在第二季度,我们就花费了40多亿美元,以便在疫情期间向客户提供基本产品并保障员工的安全。来自整个公司的一个敬业亚马逊员工团队已经创建了一个项目,定期对我们的员工进行病毒检测。我们期待与其他有兴趣的公司和政府合作伙伴分享我们的经验。

我们参与竞争的全球零售市场规模巨大,竞争也异常激烈。在25万亿美元的全球零售市场中,亚马逊只占不到1%的份额,在美国零售市场的份额也不到4%。与赢家通吃的行业不同,零售市场足有容纳很多赢家的空间。例如,仅在美国就有80多家零售商年收入超过10亿美元。像任何零售商一样,我们知道自家商店的成功完全取决于顾客对他们在我们店内体验的满意度。

每天,亚马逊都要和许多大型的老牌公司竞争,比如塔吉特、好市多、克罗格,当然还有沃尔玛,后者规模是亚马逊两倍多。虽然我们一直专注于为主要在网上进行的零售销售提供良好的客户体验,但对其他商店来说,网上发起的销售现在是个更大的增长领域。今年第一季度,沃尔玛的在线销售额增长了74%。顾客越来越多地涌向其他商店推出的服务,比如路边提货和店内退货,在这些业务规模上,亚马逊仍无法与其他大公司匹敌。

新冠疫情使这些多年来始终在增长的趋势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近几个月来,路边提货的网上订单增加超过200%,部分原因是对疫情的担忧。我们还面临着来自Shopify和instacart等公司的新竞争,这些公司使传统实体店几乎在瞬间就建立起完整的网上商店,并以创新的方式将产品直接送到顾客手中,以及采用越来越多的全渠道商业模式。就像我们经济的几乎所有其他部分一样,技术在零售中无处不在,这只会让零售更具竞争力,无论是在网上,在实体店,还是在构成当今大多数商店的两者各种组合中。我们和所有其他商店都清楚地意识到,无论“网上”和“实体”商店的最佳特性如何结合,我们都在争夺和服务于相同的客户。零售竞争对手和相关服务的范围在不断变化,而零售中唯一不变的是顾客对更低价格、更好选择和方便的渴望。

同样重要的是要明白,亚马逊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成千上万的中小企业的成功,这些企业也在亚马逊的商店里销售他们的产品。回到1999年,我们采取了在当时前所未有的举措,欢迎第三方卖家进入我们的商店,并使他们能够在我们的产品旁边提供他们的产品。这在公司内引起了极大的争议,许多人持不同意见,有些人预测这将是一场长期、失败战斗的开始。我们不需要邀请第三方卖家进入商店,我们可以把这块宝贵的土地留给自己。但我们的理念是,从长远来看,这将增加客户的选择,而更满意的客户对第三方卖家和亚马逊都有好处。

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的。在添加了这些卖家后的一年内,第三方销售就占了单位销售的5%。很明显,顾客很喜欢这种便利,因为他们可以买到最好的产品,还可以在同一家商店里看到不同卖家的价格。 与亚马逊自己的零售业务相比,这些中小型第三方企业现在为亚马逊的商店增加了明显更多的产品选择。目前,第三方销售约占亚马逊实体产品销售的60%,而且这些销售的增长速度快于亚马逊自身的零售销售。我们猜测这不是一个零和游戏。我们是对的,整个蛋糕确实增长了,第三方卖家做得很好,增长很快,这对顾客和亚马逊来说都是好事。

现在全世界有170万家中小企业在亚马逊的商店里销售产品。2019年,全球有超过20万名企业家在我们的门店销售额超过10万美元。除此之外,我们估计在亚马逊商店销售的第三方企业已经在全球创造了超过220万个新工作岗位。

雪莉·尤克尔(Sherri Yukel)就是这些卖家之一,她想要改变职业,以便更多地留在家里照顾孩子们。起初,她把为朋友手工制作礼物和聚会用品作为爱好,最终开始在亚马逊上销售她的产品。如今,尤克尔的公司拥有近80名员工,客户遍布全球。另一位是来自盐湖城的克里斯汀·克劳格(Christine Krogue),她是五个孩子的全职妈妈。克劳格开始通过自己的网站销售婴儿服装,然后在亚马逊上冒险。从那以后,她的销售额增长了一倍多,而且她还扩大了产品线,雇佣了一支兼职团队。在亚马逊上销售让尤克尔和克劳格得以发展自己的业务,并以自己的方式满足顾客。

令人感到惊讶的是,这一切都是最近发生的。我们一开始并不是最大的市场,ebay的规模是我们的好几倍。只有专注于支持卖家,并给他们提供最好的工具,我们才能成功,并最终超越eBay。其中一个工具就是Amazon Fulfillment,它使我们的第三方卖家能够将他们的库存储存在我们的配送中心,我们承担所有的物流、客户服务和产品退货服务。通过以一种经济有效的方式,极大地简化了销售体验中所有挑战,我们已经帮助了成千上万的卖家在亚马逊上发展他们的业务。我们的成功可能有助于解释世界各地各种类型和规模的市场的广泛扩散。这包括沃尔玛、eBay、Etsy和塔吉特等美国公司,以及阿里巴巴和乐天(Rakuten)等总部设在海外但在全球销售产品的零售商。这些市场进一步加剧了零售行业的竞争。

过去十年中,顾客对我们的信任让亚马逊在美国创造了比其他任何公司都多的就业机会,遍布42个州的数十万个就业机会。亚马逊员工的最低工资为每小时15美元,是联邦最低工资的两倍多(我们已经敦促国会提高联邦最低工资)。我们已经向其他大型零售商发起挑战,要求达到我们15美元的最低工资标准。塔吉特最近就这么做了,百思买上周也这么做了。我们欢迎他们加入。我们在福利方面也不吝啬。我们的小时工与总部的全职员工享有同样的福利,包括从入职第一天开始的综合医疗保险、401(k)退休计划和育儿假,其中包括20周的带薪产假。我鼓励你们与我们的任何零售竞争对手薪酬和福利进行对比。

超过80%的亚马逊股票由外部人士持有,在过去的26年里,我们从零开始,为外部股东创造了超过1万亿美元的财富。那些股东是谁?它们包括消防、警察和教师养老基金,其他的则是401(k)s共同基金,它们拥有亚马逊的部分股权。还有大学的捐赠基金,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因为我们为很多人创造了财富,很多人会更好地退休,我们对此非常自豪。

在亚马逊,对客户的执着造就了我们现在的成功,也让我们能够做更伟大的事情。我知道当我们只有10个人的时候亚马逊能做什么,我知道当我们有1000人、10000人乃至100万人的时候能做些什么。我喜欢车库企业家,我自己就是其中之一。但是,就像世界需要小公司一样,它也需要大公司。有些事情是小公司根本做不到的。不管你是一个多么优秀的企业家,你都无法在自家车库里造一架全纤维的波音787。

我们的规模允许我们对重要的社会问题产生有意义的影响。“气候承诺”是亚马逊做出的承诺,其他公司也加入其中,承诺提前10年实现《巴黎协定》的目标,并在2040年前实现零碳排放。我们计划通过从Rivian购买10万辆电动送货面包车来兑现承诺,Rivian是一家总部位于密歇根州的电动汽车生产商。亚马逊的目标是最早在2022年让1万辆Rivian新型电动货车上路,到2030年让所有10万辆车上路。亚马逊在全球运营着91个太阳能和风能项目,发电量超过2900兆瓦,年发电量超过760万兆瓦,足以为68万美国家庭提供电力。

亚马逊还通过“现在气候基金”(Right Now Climate Fund)向全球造林项目投资1亿美元,其中包括亚马逊今年4月承诺的1000万美元,用于保护、恢复和支持整个阿巴拉契亚山脉的可持续林业、野生动物和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并资助与美国大自然保护协会合作的两个创新项目。Verizon、Reckitt Benckier、Infosys和Oak View Group这四家全球公司最近签署了气候承诺,我们将继续鼓励其他公司加入。我们将共同利用我们的规模立即解决气候危机。上个月,亚马逊推出了气候承诺基金(Climate Pledge Fund),我们提供了启动资金20亿美元。该基金将支持可持续技术和服务的发展,从而使亚马逊和其他公司能够实现气候承诺。该基金将投资于有远见的企业家和创新者,他们正在开发产品和服务以帮助企业减少碳排放影响,提高运营的可持续性。

我们最近在华盛顿州开设了最大的无家可归者收容所,它位于西雅图市中心我们最新的总部大楼中。这个收容所是为玛丽之家(Mary’s Place)准备的,这是个总部设在西雅图的非营利组织。这个收容所是亚马逊为玛丽之家所投资1亿美元的一部分,占地8层,每晚最多可容纳200人。它有自己的健康诊所,并提供重要的工具和服务,帮助无家可归的家庭重新站起来。此外,亚马逊还有专门的空间,每周提供公益性法律诊所,就信贷和债务问题、人身伤害、住房和租户权利提供咨询。自2018年以来,亚马逊的法律团队已经为玛丽之家的数百名客人提供了支持,并志愿提供了1000多个小时的无偿服务。

亚马逊未来工程师是个全球性的、从儿童到职业的项目,旨在激励、教育成千上万的儿童和年轻人,他们来自缺乏代表性和服务的社区,追求计算机科学的职业。该项目为数百所小学的计算机科学课程和专业教师发展提供资金,为全国服务不足社区的2000多所学校提供计算机科学入门和AP课程,并为来自低收入家庭的计算机科学学生提供100个为期四年、金额达4万美元的大学奖学金。这些奖学金获得者还可以保证在亚马逊实习。科技行业存在着多元化的渠道问题,这对黑人社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我们希望投资于为该行业培养下一代技术人才,并扩大代表人数不足的少数族裔机会。我们现在还想加速这一变化。为了找到最优秀的技术和非技术人才,我们积极与历史悠久的黑人学院和大学在招聘、实习和提高技能方面进行合作。

最后,我想说,我认为亚马逊应该受到审查。我们应该审查所有的大型机构,无论是公司、政府机构还是非营利组织。我们的责任是确保我们成功地通过这种审查。

亚马逊诞生在这个国家并非巧合。与地球上任何其他地方相比,新公司可以在美国创业、成长和蓬勃发展。我们的国家崇尚自力更生,也欢迎白手起家的建设者。我们以稳定的法治、世界上最好的大学体系、民主的自由和被广泛接受的冒险文化来培养企业家和初创企业。当然,我们这个伟大的国家远非完美。就在我们缅怀国会议员约翰·刘易斯(John Lewis)并尊重他的遗产时,我们正处于一场急需的竞选清算之中。我们还面临着气候变化和收入不平等的挑战,我们正在跌跌撞撞地度过一场全球疫情危机。 尽管如此,世界其他地方还是会喜欢我们在美国拥有的哪怕是一小口长生不老药。像我父亲这样的移民看到了这个国家是多么宝贵,他们有远见,而且往往比我们这些幸运地出生在这里的人更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这仍然是这个国家的第一天,即使面对今天的严峻挑战,我对我们的未来也从未如此乐观过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