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烟背后大佬,靠电池赚了600亿

2021-05-28 11:25 周紫薇 科技探索网
  电子烟的“灰犀牛”再次奔袭而来!   5月26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的《中国吸烟危害健康报告2020》(以下简称《报告2020》),指出“有充分证据表明电子烟是不安全的”。   据《报告2020》,电子烟烟液中含有有害物质,其中包括甲醛、乙醛等。甲醛、乙醛分别被国际癌症研究所(IARC)列为1类、2B类致癌物。另外,电子烟烟液中的尼古丁成分会在妊娠期对胎儿的发育产生不良影响,青少年接触尼古丁可能对大脑发育造成长期不良后果。   随着报告的发布,港股电子烟巨头思摩尔国际尾盘跳水,一度暴跌近20%。   思摩尔国际的“二股东”亿纬锂能,近两日的股价波动并没有那么剧烈,26日、27日跌幅分别为4.15%和2.66%。   尽管经过连续两日下跌,亿纬锂能市值仍将近1900亿元,其创始人刘金成生于湖北,立业于广东惠州,如今家族身家超过600亿,已经连续两年成为广东惠州首富。   不同于“赌性”较强,先押注手机电池再赌动力电池的曾毓群,刘金成则稍显谨慎,更想时刻站在风口之上。   01、博士创业   1964年,刘金成出生在湖北荆门沙洋县五里铺镇的一个小山村。   17岁时,他凭借优异的成绩,从荆门最好的高中龙泉中学,考入成都电子科技大学物理化学专业。   1985年大学毕业后,刘金成到一家国营工厂工作,此时便开始了与电池的缘分。工作5年后,因为长期与武汉大学电化学研究室有一些项目上的合作,他干脆考入武汉大学化学与分子学院读研究生。   武大求学期间,刘金成受到中国电化学重要奠基人查全性院士、著名的二次电池专家杨汉西教授的影响,决定把电化学作为自己终身的事业。据说,他在校期间,还在实验室墙面贴着“锂电池,我爱你!”的口号。    (锂电池)   1994年底,受以陈东升(泰康保险集团创始人)为代表的92派下海潮的鼓舞,刘金成第一次创业,注册了武汉武大本原化学电源有限公司,先后主持开发了多个电池项目。但是,因为不了解市场和资本,公司最终做垮了。   经历了一次失败的刘金成于1999年南下广东,担任惠州德赛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经过两年的磨砺,也见证了南方市场经济的活跃,他创业的心思又开始萌动。   2001年,刘金成开始第二次创业,成立了惠州晋达电子有限公司(亿纬锂能的前身)。同年,他开始在华南理工大学攻读高分子化学与物理专业博士。   创业初期,刘金成瞄准的第一个市场就是手机电池。熟悉电池结构的刘金成很快就攻克了手机电池技术问题,他的公司为风靡一时的“小灵通”生产过2000多万块电池。   在移动通讯市场发展的早期,手机电池业务大有可为,王传福的比亚迪、曾毓群创办的第一家公司ATL,都是在那个时期靠着小电池迅速扩张。   大佬云集,小厂商也在各处发力,技术壁垒不高的手机电池领域,很快杀成了一片红海,刘金成逐渐从手机电池的业务中脱离出来。   在接受《广州日报》采访时,刘金成曾经提到,真正实现让企业“起飞”,是在2003年。   2003年前后,国内的电表市场全部使用的是进口锂电池,刘金成盯上了这块蛋糕。   “如果做好了,都用我们的电池,那不都是我们的市场吗?”于是,他开始投入做锂原电池的设计和开发。   当时国产锂电池存在漏液、性能不强等问题,难以得到厂家信任。为了打响品质口碑,亿纬锂能走了一条从国外到国内的道路,先在国外打开销售市场后,再回头开拓国内市场。   这一招果然奏效,到了2005年,亿纬锂能的锂电池逐渐被国内市场认可。后来全国电网改造,亿纬锂能更是大展拳脚,“全国有4亿个电表,我们做了3.2亿个”。这也一举奠定了亿纬锂能的市场地位。   2009年,亿纬锂能作为中国最大、世界第五的锂亚电池供应商,成为国内第一批登陆创业板的科技公司。   02、风口起落   上市之后,刘金成先后开始进军锂离子电池、动力与储能电池业务。   刘金成曾经在一次演讲中提到,“因为我入局电池比较晚,2014年前我在动力电池领域还是一个怀疑论者,认为动力电池难。”   直到2014年底,已经做了近30年电池的刘金成买了一辆特斯拉,开上之后,彻底颠覆了此前认为电动汽车不靠谱的看法。   “也是那时开始意识到,动力电池本质上就是高可靠性的锂电池组合。要想做锂电池,如果不去做动力电池,其实就是没搞清楚方向。”   入局动力电池稍晚的亿纬锂能,此前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了消费电池领域。   不同于把“赌性坚强”挂在办公室墙上的福建宁德人曾毓群,刘金成信奉的是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经营哲学。   亿纬锂能相继抓住了共享单车、两轮电动车、ETC、豆式耳机、电子烟等多个风口。   其中,电子烟板块最值得一说。   2014年4月,亿纬锂能以4.39亿元的现金对价收购电子烟制造商麦克韦尔50.1%的股权。但刚被收购不久,麦克韦尔就遭遇了市场增速放缓、产品结构性调整的挑战,走入低谷期。   时运流转,2018年,麦克韦尔业绩爆发,归母净利润达到7.34亿元,几乎是前一年的4倍,这也使得亿纬锂能2018年实现扣非净利4.96亿元,同比增长81%。据亿纬锂能公告显示,当年通过麦克韦尔取得的投资收益为2.98亿元。   2020年7月,麦克韦尔更名思摩尔国际,在港交所上市。   亿纬锂能2020年报披露,2020年末亿纬锂能的长期股权投资较期初增长560.69%。当时,亿纬锂能间接持有思摩尔国际32.42%的股份,是其第二大股东。   不过,风口瞬息万变,稍不谨慎也会有坠落的危险。   亿纬锂能早年合作的小黄车曾经是共享经济的亮眼符号,如今共享单车的风已经吹过,只剩下几家巨头互掐,以及遍布全国各地的单车坟场。   2019年,ETC建设全面铺开,“过站不停车”成为现实。早有准备的亿纬锂能一举抓住ETC风口,拿下约70%份额。然而,ETC车载装置更新周期长,例如,亿纬锂能的电源组件理想工作周期长达7年之久,这意味着这个市场的可持续性并不强。   最耀眼的电子烟业务,因为政策影响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5月26日发布的《报告2020》,给思摩尔国际造成重挫,股价一度跌近20%。   虽然烟草行业受政策影响显著,但是并不妨碍更多竞争者入局抢食蛋糕,毕竟高风险的背后意味着超额的利润。   主攻手机领域,为苹果、华为代工的比亚迪电子,如今也开始在电子烟领域摩拳擦掌,这对于思摩尔国际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   就在《报告2020》发布当日,研究机构中信电子表示,比亚迪电子的电子烟业务已经完成专利布局,产线进入试生产,预计6月可能进入大规模量产。受该消息影响,比亚迪电子尾盘一度涨超22%,收盘涨幅达到11.73%,与思摩尔国际可以说是两重天地。   据兴业证券的研究报告显示,从2018年到2020年,消费电池为亿纬锂能贡献的毛利,占比从79%下滑至59%。亿纬锂能只有在动力电池领域杀出一片战绩,才能继续把故事讲下去。   03、挑战宁德时代?   整个电池行业,自2010年后都在往动力电池领域转型。   由于新能源汽车的核心就是电池,动力电池在整车制造的成本之中要占到30%到40%。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快速增长,动力电池领域将呈现出广阔的市场空间。   据GGII(高工产研锂电研究所)的研究数据显示,2025年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将达到855Gwh,是2020年的6倍多。   当前全球动力电池市场上,宁德时代、LG化学、松下三家占据了超过60%的市场份额;在中国市场,宁德时代一家就超过了50%,堪称坐在了“铁王座”上。   处于行业龙头地位的宁德时代,在面对下游车厂以及上游原材料供应商时,都拥有更强的议价权。   二线电池企业由于出货量低,则格外被动。面对上游供应商在采购时基本没有议价权,面对下游车企的时候话语权不强,因此应收账款居高不下。   亿纬锂能2021年一季报显示,其应收账款周转天数达到95.15天,同期宁德时代为55.3天。   市场上,除了赚得盆满钵满的宁德时代,亿纬锂能是为数不多盈利的公司——靠多元化业务盈利。其余二线厂商,大多处于亏损或者勉强盈利的状态。例如装机量靠前的国轩高科,2019年、2020年扣非净利润均为负值。   “强势”的宁德时代,也招来了一些“不满”。   在蔚来Q1财报会议上,李斌提到,今年的二季度电池供应会有压力,主要是供应商宁德时代产能跟不上蔚来的需求。   而早在2018年,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就在某投资者平台上说过,“宁德时代太强势了,会让汽车厂商故意去扶持别的电池厂来平衡,汽车大品牌们不太会允许供应链一家独大的。”   一位主机厂采购部人士告诉市界,通常一个零部件有两家到多家供应商是常见手段,这就是所谓的二元化供应。一方面是防止供应商垄断抬高价格,一方面是防止产能波动影响供应。   特斯拉以及一众汽车品牌,也在尝试通过寻找电池的第二供应商,或者自研电池降低对宁德时代的依赖。   实际上,宁德时代2020年国内市场份额已经略有下降,2019年装机量占比59%,2020年为54%,下降5个百分点。   据行业媒体《电池中国网》报道,过去3个月,宁德时代在中国市场的装机量占比一直在下滑,2月份为55.1%,3月为50.2%,4月下滑到50%以下。   宁德时代装机量占比下滑的背后,是动力电池市场的盘子在被拓宽,多家二线电池企业在拿下主流车企、产能开始释放后,正迅速崛起,开始从宁德时代手中“抢走”部分客户,抢占了一部分市场份额。   04、不可忽视的差距   形势悄然变化之下,亿纬锂能表现如何呢?   2020年下半年,亿纬锂能进入宝马供应链,成为继宁德时代后牵手宝马的第二家国产电池厂家。今年2月,亿纬锂能再次拿下捷豹路虎48V轻混电池系统项目。   一位业内人士提到,“只要和宝马合作,就意味着可以和所有的车企合作”。亿纬锂能拿下宝马订单后,也很有可能借此打开局面。   近日有媒体消息称,亿纬锂能可能要为特斯拉供应磷酸铁锂电池,随后被亿纬锂能一纸公告否认。   知情人士告诉市界,亿纬锂能合作特斯拉可能还处在保密期,这个消息在圈内已经传了半年之久。此外,当前很多车企都在和亿纬锂能谈合作,但是还没有到定点的阶段,前面的周期会很长。   而此前也有消息称,特斯拉寻求与亿纬锂能在更便宜的电池上达成合作。   据刘金成此前透露,亿纬锂能今年软包电池产能将提升至10GWh,且满产运行。   近期一次亿纬锂能投资调研中,被问及与头部厂商的差距时,亿纬锂能高层提到,“和头部的差异是动力电池做得比较晚,比头部落后了5年,错过了最佳的试错阶段;现在差距越来越小,但在产品成熟度和经验数据上与头部还有差距”。   一位分析师告诉市界,宁德时代电池的工艺管理、智能制造比二线要好,良品率高,质量也更好,所以能够拿下这么多客户。   拿下头部订单,产能逐渐提升后,亿纬锂能能否缩小与一线电池制造商之间的产品差距,将成为发展的关键。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