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取消大小周更焦虑了!拼多多:你礼貌吗?

2021-09-03 17:36 周紫薇 科技探索网

  “鸣,条危,速归。”

  8月31日晚,一个名叫《搞钱方法大全》的文档在字节跳动内部疯狂转发,文档的最后一句话,员工呼唤已卸任的字节跳动CEO兼创始人张一鸣,以此表达对公司的不满。

  取消大小周后的首个发薪日,字节跳动迎来了一次全员“降薪”。此前字节实行大小周加班双倍工资制度,取消大小周后的一个月里,字节并未回应员工对薪资调整计划的疑问。直到月末发薪日,员工们才确认,每月两天双倍工资的周末加班取消,月薪“普降”了四天日薪。

  职友集统计字节跳动近一年在各网站发布的公开薪酬数据显示,字节跳动员工的平均月薪为25100元。按照此数据简单推算,字节员工平均每人每月薪资少了4780元,这超过了大部分城市的月最低工资标准。

  在“996违法”“取消大小周”的大趋势下,快手、字节、美团优选等互联网员工陆续迎回了宝贵的双休,但薪资包脱下了加班工资的“外衣”后,阵痛与失落席卷。周末还在加着班的拼多多员工们,心态更是焦灼。互联网公司里弥漫着复杂的情绪。

  长期以来在高速增长中被推向高投入、高薪资的互联网人,不得不重新评估大环境。

  1、“降薪”的失落:十万字节员工想在线“搞钱”

  8月31日下午一点,薪资还没发。

  字节员工已经在内部平台开始了预热,“哀鸿遍野倒计时”。薪资下降是每一位员工都已预料到的,但会下降多少,有没有加班工资去除后的补贴或调薪?员工仍然在紧张地怀抱着一丝希望。

  一个多小时后,有人发出了哀嚎:“想回家种地了”。员工们发现,此前关于取消大小周配套全员普调的意见并未得到公司采纳,到手的工资因加班费的消失大幅缩水。

  按照职友集统计的字节跳动平均月薪25100元来计算,一个月少了两天加班费意味着薪资下降19%。

  薪资骤然下降的不满席卷了字节内部,字节员工彭欣形容这天下午:“没有人干活,我和我的同事们都在疯狂吐槽。”

  在字节员工的期待里,“取消大小周”后对员工的待遇已有一个好榜样。8月17日,BOSS直聘宣布将从2021年9月1日起取消“大小周”,并表示恢复双休后,员工薪资中的“周末加班费”仍将正常发出,薪资总额不变。

  一个矛盾在于:字节跳动的“大小周”制度已实行将近九年,入职前字节跳动HR大多习惯以“总包”形式与员工谈薪资,以致于绝大部分员工在入职时接受的薪水都是加上了加班费后的价格。对许多员工来说,取消大小周后的薪水,并未实现字节吸引他们入职时的承诺。

  这家2012年成立的移动互联网公司,近几年复制流量打法无边界扩张,员工也急速膨胀,从2016年的5000人,到2018年突破2万人,再到2021年拥有11万员工。

  字节跳动HR也被誉为整个互联网公司最勤奋的一批人,无时无刻不在招人。公司一路上升的势头,各种产品线上增长的日活月活,筹备上市的发展路径,配以“豪华薪资包”,让字节成为互联网公司里最具吸引力的地方之一。

  取消大小周后,虽然一个月多了两个周日可以休息,但是“如何弥补工资下降的落差?”每一个字节员工都在为此头疼。

  有人建立了一个名为《搞钱方法大全》的文档,获得了字节员工的激情捧场。不到五六个小时,字节员工就已在其中编辑了上百条“搞钱之道”,“副业招收学徒”“让猫咪卖萌接客”“向小红书博主租借字节工牌”甚至“去快手,房补2000”“节假日代遛狗、老虎、狮子”等均在其列。

  巅峰时刻,有520多位员工同时在这个文档中编辑,甚至有员工给文档做了个“承压测试”,为服务器的负荷能力担忧。

  员工希望字节感受到压力。当天下午,许多员工在内部平台表达了想要跳槽去薪资更有竞争力的单位,获得了不少点赞。在彭欣看来,“双休是定局,在大家对双休待遇失望的情况下要改变的就是公司,或者他们接受大家都不满选择跳槽的后果。”

  对于字节的员工来说,仍有许多人坚信,“降薪”过后,字节接下来的秋季绩效会调整会给一部分人体现涨薪。“但是秋季绩效生效也是10月份了。”彭欣失落地说。

  2、去拼多多吗?

  社交平台上,字节员工抱怨取消大小周后降薪的发言后面,总有人调侃:“来拼多多吗?”

  快手、字节跳动的双休已经实行了一个多月,同为“本分系”的vivo也宣布将从9月13日取消“大小周”,互联网知名大厂“996加班名单”里唯有拼多多按兵不动,成为互联网最后一个仍明确以高强度工作时长、高薪水来吸引打工人的头部公司

  严格来说,拼多多不是“大小周”而是“大大周”,员工将自己的工作时间戏称为“11116”,即上班时间从早上11点到下午11点,每周工作六天。甚至在五一、十一这些节假日里也会被强制加班。不同于其他大厂的是,拼多多的周末加班没有双倍工资,只有单薪。

  超长的工作时长背后是超高的薪资待遇,在拼多多的体系下,1个人以1.5个人的薪资待遇,最终实现3个人的产出,极致的效率让这家公司三年上市。

  已在中国电商平台中拥有最多用户的拼多多,员工人数却是最少的,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拼多多员工仅7986名,创造了594.92亿的总营业收入,人均创收744.95万元。

  从2017至2019年,拼多多的业务增长曲线远高于员工增长曲线,员工的人均营业创收分别为150.48万元、356.23万元、517.19万元。

  极致人效比背后是员工不断拉长的工作时长,在拼多多加班是一种本分。据《深网》报道,黄峥曾在早年间向员工表示:“(如果)拼多多到了行业第二的位置,就有双休。”

  但目标实现后,拼多多仍然难以舍弃对员工价值的“不断挖掘”。2018年7月,《晚点》报道称,拼多多上市后第二天晚上,黄峥曾召开全体员工会。开场头几个问题是:“上市了会有双休吗?”黄峥回答:“没有。”

  过去,尽管在“11116”的高压下,仍有不少人为了高薪涌向拼多多。一位脉脉用户分享了自己同学在拼多多工作的经历:“多次抱怨加班狠,要跑路。但工资从2万涨到了6万,即使拼多多是坟场还是没走。”

  2021年初,多多买菜23岁员工深夜猝死、拼多多员工跳楼等消息频繁出现在大众视野中。拼多多知乎认证账号曾回应员工猝死称:“你们看看底层员工,哪一个不是用命换钱。”随后拼多多称该内容系拼多多营销合作供应商员工用个人手机发布,不代表拼多多官方态度。

  而随着大环境的调整,越来越多互联网公司明确告别大小周,压力也来到了拼多多这一边。

  8月26日,最高法网站发布了《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最高人民法院联合发布超时加班劳动人事争议典型案例》,一宗典型案例中明确:“996”工作制严重违反法律关于延长工作时间上限的规定,应认定为无效。

  当字节员工对取消大小周后的降薪感到不满时,一些拼多多员工的态度正发生变化。

  一毕业就进入拼多多的张非说,他仍然希望能在“996违法”的大趋势下等到“双休”的消息。

  “工资可能会减少15%左右,但我愿意用这个去换一些属于自己的时间。”张非说,他想要去闲逛,躺在公园,做做跟赚钱无关的事。

  3、当互联网放慢速度

  对字节业务充满信心,期待着公司福利待遇进一步提升的员工很意外:字节怎么突然抠门了?

  尽管有政策压力的驱动,许多互联网企业对“取消大小周”的积极响应,也与互联网红利消失下减少成本控制的需求有关,算是一个顺水推舟的好时机。

  过去20多年,中国互联网经历了一段野蛮生长的岁月,上网人数、上网时长不断增加,让行业吃到人口红利后一路狂奔,尤其是近十多年来的移动互联网公司。

  而如今,中国互联网用户已达10亿以上,接近饱和。主营业务趋于稳定、业务增速放缓在近几年成为互联网企业的常态,增加员工数目或延长员工工时所产出的效用在递减。

  2021年6月,快手的员工比去年同期增长了5112人,但营业收入增速与去年持平。而字节跳动过去一年投入大量人力、资源的教育业务,在遭遇监管后不得不裁员,重新调整方向。

  刚刚公布的二季度财报数据也显示,拼多多的年度活跃买家数、总营收数据均未达到市场预期,“慢下来”逐渐成为一种惯性。

  这或许是曾寄希望于公司取消大小周时提供补贴或普调的员工,真正失落的地方——在互联网企业开始减速的趋势下,他们愿意给员工的让利也越来越少。

  不同于其他行业经历过成长、成熟、衰退、再生反反复复的周期,移动互联网企业自诞生后这10多年来一路高歌猛进,甚至在疫情刺激下再度出现高潮,行业还未曾感受大减速。

  取消大小周带来的情绪分化只是这波减速中的一个小插曲。

  对曾经高薪资、高待遇的互联网人来说,放低预期、接受平缓或许将成为常态,“高级打工人”正在失去行业的光环。

  而对大厂来说,如何在蛋糕不再增大时,安抚一路以来冲锋陷阵的员工,平衡企业与员工的利益,更是一道必要的课题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