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科学的根系,延伸到了艺术博物馆……

2021-08-23 15:29 周紫薇 科技探索网

  地表90%的生物都是植物

  而人类只占了地表总生物量的0.01%

  3-4亿年前树就在地球上生存

  而人类仅仅在这里存活了30万年。

  我们被植物包围

  但对它们的了解远远不够……

  这个夏天,自然科学的根系,延伸到了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如何通过一个展览开拓一条新奇的体验自然之路?如何让艺术家潜移默化我们对自然的理解?借由“树,树”的开幕,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将自然科普的元素与艺术探索的精神结合起来,让孩子们通过看展、思考、观察、走访、手工、绘画、摄影等方式,全方位地了解树木和城市中的自然生态,感受自然之美。

  孩子们带着思考参观了正在举办的“树,树”展览,一边回答导览册上的问题,一边画出了自己心目中的绿树和对自然生态的愿景。

  城市是个大花园

  树木往往通过他们根系的连接,携手其他个体一起解决问题,植物拥有的是一个整体的、大范围的感知系统。因此在城市中如何与植物共生,是本次展览的主题之一。展览邀请了意大利建筑师斯坦法诺·博埃里(Stefano Boeri),搭建了“垂直森林”的动态模型,展示了他如何将树木与城市建筑融为一体,将城市塑造成一个大公园,还林于城市的妙想。植物学家、上海辰山植物园院长胡永红也提到了“城市园艺”的概念,认为我们需要把整座城市当成一座大花园来思考和经营,这也是为了我们自己能够幸福地栖息于这座大花园之中。

  因此,“公园”对于城市里生活的我们来说,是一个亲近自然的地方,也盛满了我们对自然的想象。此次展览的儿童夏令营,也呼应这个主题,带着孩子们来到了博物馆附近的蓬莱公园和近郊的辰山植物园,让孩子走进自然、探秘花草,在游戏与交流中激发科学想象力,了解植物与自然生态互相塑造共同演化的奥秘,反思人类与自然的关系。

  植物小世界,观察再观察

  观察活动是在大公园中深度学习的第一步,那些伟大的科学发现,往往都是细致观察的结果。对于植物学家来说也是一样。他们总是能在不经意间用画笔描摹出植物的神韵,与纯粹的艺术家相比也丝毫不逊色,这都是源自于他们对植物孜孜不倦的观察与对细节的 “执念”。

  83岁高龄的法国植物学家弗朗西斯·阿雷(Francis Hallé)就是这样一位作画一流的植物学家,在过去60年的职业生涯当中,他走访全球各地的热带雨林去观察树木,做了大量的观察笔记,至今仍然活跃于山林之间。

  弗朗西斯·阿雷,《日本槐》,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花园,巴黎,2019年,纸上墨水和水彩画,42 x 29.7 厘米。为“树,树“(2019年巴黎)展览创作,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收藏,巴黎。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植物神经生物学领域的专家斯特凡诺·曼库索(Stefano Mancuso)也是位画树高手,他一边观察绘画,一边做一些富有想象力的实验,发现了树木感性而富有记忆,善于沟通和共处的特质。

  斯特凡诺·曼库索,《老橄榄树》,2019,纸上墨水和粉彩画,35.5 x 27 cm。艺术家收藏。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跟随着植物学家的脚步,孩子们实地考察了辰山植物园与蓬莱公园。在植物园中,他们被分为高年级和低年级两组,结合展览中涉及到的植物学知识,进行了项目式学习,探索考察了热带花果、温室植物、水生植物……边走边观察。每一种植物都是一个精密复杂的小世界,拥有很多奇妙“超能力”。在植物园老师的讲解、提问和引导中,大家学会了如何从植物的颜色、形状、花朵中读出不同的信息,如何像弗朗西斯·阿雷那样,用画笔观察描摹植物世界。

  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咔嚓咔嚓

  虽然对于老派的植物学家们来说,绘画是比照片更好的观察手段,可以一边画一边做笔记,还能突出植物本身的轮廓。但对于我们来说,看见美丽的绿植会忍不住收在手机相册中,遇见不认识的植物也喜欢掏出手机拍一拍、查一查……这些都是我们现代人通过摄影亲近树木的方式。

  在艺术摄影领域,植物摄影也一直是热门的主题,从写实到抽象,一次次的快门定格了植物瞬间的诗意状态,不断展现着大自然带来的美与灵感。

  对于孩子们来说,艺术摄影也是新奇的体验。此次的夏令营活动还与富士影像共享空间X-SPACE合作,带孩子们走进了专业的摄影棚,体验艺术摄影的乐趣。辰山植物园的老师还带来了植物标本,为大家现场展示了植物的不同结构。然后,同学们配合着专业的打光和摄影器材,发挥自己的想象力,用黑色的背景打底,以不同的视角拍出了鲜花、水果和蔬菜鲜见的精细美感,用镜头捕捉短暂的草木枯荣,创作出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摄影作品。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