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三次高管变阵,华为云以退为进

2021-05-21 16:18 周紫薇 科技探索网

  动荡中的华为云又迎来一次高管变阵。

  5月18日晚,据第一财经报道,华为内部发文再次进行人事调整。内部文件显示,经总裁批准,免去余承东华为云CEO职位,张平安任命为华为云CEO,华为云业务董事长由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担任。

  华为内部人士向 36 氪确认了该消息的准确性。

  此外,余承东仍为消费者BG(事业群) CEO以及新增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事业部)的CEO,王军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总裁。此次新调整距离1月余承东出任云与计算BG总裁,仅仅不到3个月的时间。

  华为云度过了不平凡的上半年。从1月开始,历经数次变动:

  1月27日,华为云内部发文,宣布华为消费者BG总裁余承东将兼任云与计算BG 总裁,原云与计算BG总裁侯金龙调任数字能源事业部董事长,原云BU总裁郑叶来另有任用,择期公布。

  4月2日,云与计算BG(Cloud & AI BG)裁撤,回归一级业务部门。云业务部门独立为云BU,余承东出任华为云CEO,张平安出任云BU总裁,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被任命为华为云董事长,被外界称为“华为史上最强管理团队”。云BU新增两个副主任,两位华为公司董事彭中阳和陶景文分别负责企业业务和流程IT。

  另外,原服务器、存储等划归到“网络产品与解决方案”,部门名称改为ICT产品解决方案。

  华为原组织图(截止2021年4月2日)

  4月9日调整后 华为现组织示意图(图源:华为官方)

  简单总结,一方面,华为云组织架构变得更为简单,基本回到2017年时的Cloud BU状态,此后将专注于软件层面服务;另一方面,张平安正式执掌华为云BU,而余承东则转向华为接下来的重要战场——汽车。

  云和汽车业务,对未从泥潭中脱身的华为来说,都极为重要。

  成功交棒

  余承东为何任职不到三月即调任?

  一种说法是,华为本就没有打算让余承东在云业务待太长时间。据澎湃新闻采访华为内部人士称,余承东之前在华为云业务的使命是厘清华为云的架构。

  或者说,将余承东调来云BU,最主要的目的是协调云与消费者业务的资源。界面新闻曾表示,将余承东调离云BU,一方面是因为云已经完成了部分资源整合,余承东需要专注在其他业务上;而此后董事长徐直军将继续担任云BU董事长,推动集团层面资源用于云业务发展。

  一名与华为云有业务合作的从业人士也对36氪表示,4月就已经听说张平安出任CEO一事,并且张平安从前就是余承东的部下,此次调整,张平安“相当于升职了”。

  余承东是任正非手下爱将,在华为体系内颇受拥护,历任3G产品总监、无线产品行销副总裁、欧洲片区总裁、战略与Marketing总裁等,带领华为To C业务闯出一片天下;而张平安也曾在华为消费者BG负责云服务,和余承东搭档。

  4月被任命为华为云CEO时,余承东不仅管业务,还有人事任命权,实实在在地大权在握。但上任云与计算BG总裁后,余承东第一件事便是裁撤这一部门。

  对于云这样战略地位相当高的事业部而言,这样的决定不可能是一时之举。

  余承东的坐镇和雷厉风行的措施,向外界传递了华为云改革的坚定决心。同时,亲自理清架构,也相当于为张平安今后的执掌扫清道路。

  另一方面,当前的汽车业务,更需要余承东坐镇。

  今年小米下场造车,引起互联网圈又一轮热议,作为老对手的华为也随之陷入市场对其“是否造车”的疑问中。

  尽管华为多次重申“不造车”,而是定位智能网联汽车增量部件供应商,将ICT的能力延展到汽车领域。去年更是一纸签文放出狠话:“以后谁再建言造车,干扰公司,可调离岗位”。

  暂时,华为在造车一事上想得很明白。消费者业务长期受到制裁,意味着华为需要新的业务增长点,以度过当下的困境,汽车就是重要抓手,是未来终端业务的希望。

  除此之外,在5G和IoT时代,智能汽车未来也将和手机有多方面的协同。华为也将汽车业务也正式划分到消费者BG,而余承东正是消费者BG掌舵者,拥有丰富业务和战略经验,接管汽车业务顺理成章。

  而一个更现实的原因或许在于,余承东一人精力有限。从华为成立到现在,从来没有一名高管同时执掌两个事业部。余承东当前也顶着常务董事、消费者BG CEO两个头衔,还要亲自抓汽车业务。如果再兼任云事业部,也许真的分身乏术。

  华为当下需要的,是将顶尖管理者的力量集中于最迫切的业务中,集中力量办大事。随着张平安接掌云BU,余承东完成交棒,接下来也就可以专心卖车了。

  以退为进

  华为在云业务上,一直在纠结中前行。

  成立之初,华为就已在“是否进军公有云市场”等诸多问题上顾虑重重,导致早期发展缓慢。

  华为进入云领域的时机一点也不晚。早在2010年11月,华为就启动“云帆计划”,但在公有云业务上“只发布不发力”。而2009年开始投身云市场的阿里云,在那几年间打下了众多互联网及中小企业市场。

  纠结不无道理。据《财经天下》2018年报道,由于华为背靠服务通信运营商起家,运营商下场做云时,华为很难直接与运营商正面竞争;另一方面,云服务前期重资产、后期收软件费用,对于卖硬件起家的华为而言,这是“左右手互搏”的生意。也正因如此,兼任Cloud BU的第一任总裁郑叶来,正是原来卖硬件的IT产品线总裁,也是为了减少两边业务的摩擦。

  后来在任正非的支持下,华为云逐步走上快速发展道路:

  2017年底,云BU正式升级为一级部门,仅次于华为三大业务BG;

  2018年底,云BU进化为云与计算BU,此后将包括公有云、私有云、AI、大数据、计算、存储、IoT 等产业囊括其中;

  2020年,云与计算BU再升格为华为第四大BG,与原有的三个事业群(消费者、运营商、企业)并列。

  从升级BG,到重回BU,也不过15个月的时间。华为云相当于走了一小段弯路,回到了2017年时的状态,以退为进。

  独立为Cloud BU,也就是将此前整合的ICT硬件(计算、存储、网络)等业务,都剥离出去。云服务和硬件业务独立,意味着以后华为将更专注于软件层面的云服务,与当前云厂商们的主流路线对齐。

  毕竟,原先的ICT产品部门除了支持云服务外,也要支持其他三个BG。一位云计算从业人士告诉36氪,华为内部各个BG业务运作极为独立,若ICT业务被集成到云部门,那么其他事业群需要支持时,资源调度也会变得困难。

  其次,2020年升格为第四大BG后,华为云业绩应该是不如预期中理想。一个细节是,今年3月的财报发布会中,尽管轮值董事长胡厚崑表示,2020年华为云业务营收同比增长168%,但云与计算BG是唯一一个没有披露具体业绩的事业群。

  在今年4月华为第18届全球分析师大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对于华为云近期频繁调整回应称,强化华为云BU的独立定位,是华为强化软件及服务的举措之一,关乎华为未来。

  后退一步重回BU,对华为云而言不仅是业务聚焦,也让华为云暂时不必承担营收压力,能够轻装上阵。

  冰火两重天

  尽管组织调动频繁,华为云近期的进步不可忽视。

  2021年4月,国际研究机构Gartner发布最新《Market Share: IT Services, Worldwide 2020》研究报告,华为IaaS市场排名上升至中国第二、全球前五,打破了公有云市场多年来稳定的三足鼎立格局。

  而Canalys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报告显示,华为云的市场份额2020 Q1为14.1%,Q2为15.5%,Q3又提升至16.2%,连续四个季度排名中国公有云市场第二。截至2020年12月,华为云已上线220多个云服务、210多个解决方案,已发展超过19000家合作伙伴,集合160万开发者,云市场上架应用超过4000个。

  尽管走了些弯路,华为云当下还是有不少优势。2020年受疫情影响,是云厂商们抢占政企市场的一年。华为云在To G业务中有此前积累的渠道和客户关系,去年的快速增长也多半来自于此。

  另一个有前景的业务,是边缘计算。

  随着5G、IoT技术逐步成熟落地,边缘计算又在近年成为技术领域的热门话题。华为云早早提出的“云边端”战略,与边缘计算天然吻合。而相较于阿里云等脱胎于电商业务的厂商,拥有终端的华为云在边缘计算方面,可以说是拥有先机。

  但华为云也不可能松懈,因为挑战更甚。华为高层早已明白华为云在云服务、应用、生态层面的不足,任正非在去年的讲话中就表示:“现在华为云不是我们传统硬件设备的领先优势,开发产品并销售产品,而是华为面向客户商业模式的改变,即由卖产品改变为卖云服务。”

  公有云被普遍认为是赢者通吃的市场。尽管华为云已成为全球“第五朵云”,但对手已经走了很远。阿里云全财年营收601.2亿元,比上一财年400亿收入大幅增长50%,2020年Q4的Canalys报告显示,阿里云的市场份额就已占比40.3%。

  图片来源:canalys

  对于已经成立近十年的业务而言,这份成绩单还有众多努力的空间。在阿里云、腾讯云皆可依靠自家的应用生态、平台海量企业客户的情况下,华为云追赶他们也十分困难。并且,从全球来看,从硬件起家而后成功把云业务做起来的,尚无先例。

  还有一个现实问题在于,钱。

  受制于消费者业务的失血,华为的经营性现金流大大减少,而云又是极其烧钱的生意。而竞争对手们——阿里云今年宣布将在3年内投入2000亿到云计算中,腾讯也宣布未来五年将投入5000亿,华为云却正碰上了缺钱的当口,截止到去年底账上现金流仅为352亿元,是近五年来最低水平。

  任正非也在内部讲话中表示:“我们不可能简单采取阿里、亚马逊……一样的道路,我们没有那么多钱,他们有用不完的美国股市的钱。”这也意味着,华为云需要闯出一条自己的路。

  这条路会是什么?或许是广阔的政企市场、工业互联网,到更为传统的产业中去……

  无论如何,想清战略后,接下来就是与其他厂商的贴身肉搏了。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